<p id="zxvvx"><pre id="zxvvx"></pre></p>
<pre id="zxvvx"></pre>

    <address id="zxvvx"><pre id="zxvvx"></pre></address>

        <track id="zxvvx"></track>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鎂業分會
          •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鎂業分會副會長孫前蒞臨海鎂科技考察調研
          • 山西省鎂鋁合金制造業創新中心及3家新型研發機構被正式授牌
          •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黨委副書記范順科帶隊赴池州調研并舉行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儀式
          • 中鋁輕研合金成功研制300kg級99.99%高純鎂
          • 鎂業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孫前到山東銀光鈺源公司調研
          頭條新聞

            雙碳”目標之下,如何推進高耗能產業的低碳健康發展?5月26日,在新京智庫春季峰會“雙碳之策”分論壇上,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會長葛紅林發表主旨演講稱,減排不是減掉高耗能產業,而是促進高耗能產業低碳健康發展。
            他建議,要加快高耗能產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在總量控制下的再優化、再調整、再布局。要制定漸變性政策,把握好高耗能產業降碳的節奏和力度。要穿透式認識高耗能產業的降碳,充分發揮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的結合作用。

                
                           2022新京智庫春季峰會

            “減排不是減掉高耗能產業,而是促進高耗能產業實現低碳健康發展”

            習總書記指出,要處理好“發展和減排的關系,減排不是減生產力,也不是不排放,而是要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發展道路,在綠色轉型中實現更大發展”。
            當前,高耗能產業已經成為“雙碳”目標的社會焦點,一方面,高耗能產業是耗能大戶,即使按照當前最先進的生產工藝,一時還改變不了它的高耗能特征,除非發生顛覆性的工藝路線革命。另一方面,高耗能產業又是當前國民經濟社會發展離不開的產業,雖然鋼鐵、銅鋁、硅等冶煉能耗已占全國總能耗的15%以上,但是,不僅傳統的基礎設施建設離不開鋼鋁,而且新一代綠色新能源和電子芯片等都離不開銅鎳硅鈷等有色金屬。
            對此,葛紅林指出,從前一階段“雙碳”工作來看,有的地方對高耗能項目搞“一刀切”關停,間斷性地造成了高耗能產品價格突漲,甚至是供不應求,嚴重影響了下游制造業的正常運轉。“可見當前的問題是,如何統籌實現高耗能產業降碳和保障經濟發展的雙目標實現,我們要吃一塹長一智,要進一步科學和理性地認識高耗能產業,特別是涉及囯計民生的高耗能產業的重要性,減排不是減掉高耗能產業,而是要促進高耗能產業走低碳發展道路,實現綠色轉型發展。”
            那么,高耗能產業如何實現綠色轉型發展?對此,葛紅林建議,要加快高耗能產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在總量控制下的再優化、再調整、再布局。
            葛紅林指出,就高耗能產業來講,在計劃經濟條件下,一般來說,國家項目的投資往往還是綜合考慮了不同區域、不同省份之間的資源稟賦、發展條件,作了優化選擇,比如,寶鋼選擇建在上海。就是考慮了上海的沿海便利、工業基礎和人才優勢。而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出現了高耗能產業投資建設的區域競爭,在土地、環保和財政等地方優惠政策的吸收下,一些區域上了一批不該上的項目,造成了區域乃至全國范圍的嚴重產能過剩,形成了調整難,搬遷難的尷尬局面。比如,河北省的鋼鐵產量、山東省的電解鋁產量超過世界任何一國。
            “舉上面例子,千萬不要誤認為是贊揚計劃經濟,卻可以認為是要克服市場經濟的弊端。我們要吃一塹長一智,要針對高耗能產業的特殊性,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緊平衡發展之路。”葛紅林說,當前,要加大對高耗能產業布局的研究、規劃和管控,要加快在總量調控下的再優化、再調整、再布局,加快實現先進產能對落后產能的淘汰,加快將項目配置在清潔能源占比較高的地區,提高清潔化、集約化、現代化水平。
            葛紅林還指出,一段時間以來,出于對地方政府的信任,一些高耗能項目的審批權被下放給了地方政府,但遺憾地出現了審批不嚴和重復建設的現象。要吃一塹長一智,不能再犯“事前不防范,事中不監管,事后怪地方”的錯誤了。

            “要制定漸變性政策,把握好高耗能產業降碳的節奏和力度”

            去年一些地方政府“運動式”減碳引發關注。那么,地方政府如何避免運動式減碳,該如何推進高耗能產業進行綠色轉型?
          葛紅林在演講中表示,對高耗能產業來說,各級地方政府要清醒分析各自的發展現狀,作用地位,以及對產業鏈、供應鏈的影響,要防止急于求成的降碳思想,也要防止形式主義的降碳。“要切實尊重行業企業的客觀實際,實事求是地幫助企業制定分步降碳的實施方案,并給予相應的軟硬件條件支持。畢竟,企業要真正達到低碳綠色發展不僅需要追加投入,而且也需要時間,要求也應逐步的、階段性的,相應的政策也應是梯度的,漸變的、逐漸收緊的。”葛紅林說。
            此外,葛紅林還建議,要穿透式認識高耗能產業的降碳,充分發揮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的結合作用。那么,如何發揮政府與市場的有效結合?
            他指出,高耗能產業的降碳工作是各級政府的應盡職責,不能無為而治。首先,不能任憑市場需求決定高耗能產品的產能產量,要敢于和善于確定全國的階段性調控目標和政策,實現產業有目標,行業有對策。“目前有些觀點認為應由市場需求決定產業的產能產量。初聽似乎沒問題,但套用到高耗能產業則不正確,因為沒有考量它的特殊性,包括市場逐利性的影響。當務之急是應分行業地對高耗能產業的產品做一次  未來需求分析,形成階段性的調控指標,有的做剛性的減法,加快實現從定性管理轉變為定量管控。”
            其次,要積極推動高耗能產業的跨界整合,形成更多的低碳綠色產業流程。葛紅林指出,當前,不少高耗能產業和企業紛紛提出了各自的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有的碳達峰是經過深思熟慮,但不少只是大慨的估計,根本就經不起追問,有的碳中和目標,更是流于形式的口號。從目前的科技進步水平看,有的產業根本就做不到碳中和。比如,鋼鐵、鋁、銅等冶煉業,它的工藝路線決定了高能耗的本質。“未來來鋼鐵、有色、化工等高耗能產業降碳的發展趨勢是,將打破各自的傳統界面,通過互相之間的工藝流程整合,實現能源消耗的最優化配置,甚至在某一環節,實現耗能產品轉變為負能產品。”葛紅林說。
            最后,葛紅林還建議,要高明加精明地進一步優化高耗能產品的進出口政策,要敢于對高耗能產品的出口做減法,善于對高耗能產品的進口做加法。要通過“一加一減”,在保障國內高耗能產品使用的同時,盡可能地減少國內能耗,同時珍惜和用好初級原材料,通過深度加工,開發更高附加值的終端和近終端產品。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不少跨國公司紛紛對我國供應商提出綠色驗證。對此,葛紅林表示,要高度重視“碳足跡”日益強化和擴散的應對工作。但我們不能盲目從之,必須穿透式地認識背后的動機,形成有效的應對。“比如,要求的電解鋁必須為水電鋁,不能是煤電鋁。我們認為,這就不合乎情理。如果是炒作綠色形象,那也不必多究,如果是為限制中國產品出口,那就另當別論了。”葛紅林說。
          (來源:《新京報》)

          副會長單位
          理事單位
          會員單位
          新會員簡介
          少妇被三个黑人4P到惨叫 男女啪啪120秒试看5次 装睡进入呻吟刺激小说 性XXXX视频播放免费直播 吃完香肠该吃我的大香肠了吧

          <p id="zxvvx"><pre id="zxvvx"></pre></p>
          <pre id="zxvvx"></pre>

            <address id="zxvvx"><pre id="zxvvx"></pre></address>

                <track id="zxvvx"></track>